http://www.kqlcn.com/

区块链是去中心化治理网络吗

早在信息极度闭塞的欧洲中世纪,就出现了一种建立在去中心贸易网络上,维护交易信任基础的治理机制——商人习惯法,并有效的运行了几个世纪。

而链下的去中心化治理一直是让人头疼的部分,我们能不能从历史的经验中学到什么呢?从而在区块链上建立信誉体系?

以下为核心观点:

· 链下治理需要通过鼓励成员对欺诈行为进行披露,依赖一个第三方提高效率,从而来建立有效的信誉体系。

· 参与交易的各方,通过执行TFT的对抗策略,对欺诈者进行惩罚。

· 一个链下欺诈完成后,在链下信誉体系存在时,欺诈者想从中收益,必须对下一次交易进行高额贴现,以至于以后每次交易的收益为负。

区块链是去中心化治理网络吗

· 链下治理机构,应该是与链上其他治理部分分开,提供充分博弈对欺诈行为进行执行。

前言

1990年,后来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米尔格罗姆发表了论文:《制度在贸易复苏中的作用:商人习惯法,私人法庭与中世纪贸易集市》,研究了通过声誉系统,激励诚实行为的成本与效益关系。米尔格罗姆利用囚徒困境以及其他博弈论系统,解释了中世纪商人习惯法如何在这么一个分散程度很高的贸易网络中,有效的运行好几个世纪。

论文中指出,必须告知交易者其交易对手过往的行为,作为一种信任的纽带。消息灵通的商人可以抵制过去曾作弊的商人。只要获得和传达信息的成本,不超过交易的成本,这种声誉系统下的中世纪商人习惯法就可以蓬勃发展。

本文将试图简述中世纪商人习惯法的博弈论系统,给区块链的链外治理提供灵感。链外治理是去中心化网络中一个重要且常被忽视的领域。我们如何判断谁违反了规则?如何惩罚?或避免欺诈的才发生?在治理的同时,保持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精神也是至关重要的。

商人习惯法

在11世纪的欧洲,欧洲大陆的大部分地方,都是由地方乡镇政府组成的封建社会。这些政府只对他们自己所在辖区负责。但随着生产的发展,各地区间的贸易越来越频繁,贸易的专业化程度不断提高。中世纪的商人们发现,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治理系统,可以激励大家诚实的交易,尤其是在离开自己的城镇外出行商时。

虽然封建政府可以在其辖区范围内,监管两个商人之间的协议,但他们无法管理从其他城镇来的客商。商人习惯法,正是在跨多个地区的新贸易形式下,为了减少伴随产生的欺诈行为,所建立的一套信任体系。

商人习惯法是一种在强监管之外,消除交易对手风险的一种手段。

商人习惯法的声誉系统由一个私人法庭管理。私人法庭是一个评判谁在交易中进行了欺的中心化机构。私人法庭提倡争议双方私下解决问题,并向社区传递足够的信息,以维持自身声誉。它提供了一整套的信任服务,来维护社区和被骗者的利益。被欺诈者通过寻求判决来维护自己的利益;而通过甄别社区中的不诚实者,将使社区整体受益。

“如果没有法院来揭示和界定其真正含义和实际操作,法律将是一纸空文”-汉密尔顿

商人习惯法试图解决贸易中的多重激励问题。重点如下:

· 引导社区成员诚实守信

· 行为不端者,必须受到社区的抵制

· 社区成员需要随时知道谁不可信

· 社区成员必须提供证据,来证明确有遭受欺骗

· 社区必须承认法院的裁决

囚徒困境

囚徒困境是一个著名的博弈案例,就商人习惯法而言,两个可能选择为:诚实和欺诈。令 α 》 1且 α - β《2,则:

区块链是去中心化治理网络吗

诚实的行为会最大化交易者的效用(1)。但是,如果一个交易者在交易对手选择诚实时作弊,则他的个人收益会更高(α》1)。如果交易双方都选择作弊,那么这就是一个零和博弈(0),相对双方都诚实来说均有损失。

假设交易将进行多次,那么交易者可以根据对交易对手历史行为的了解,来做出自己的决定。如果双方交易频次很高,就可以采用对抗的(TFT)策略,即以后每一步都重复对方的行动。你合作我合作,你欺诈我欺诈。

这种逻辑适用于那些不经常进行双边贸易,但经常在社区内进行交易的商人。如果在社区中广泛曝光作弊者的信息,那么即使这个骗子换了另一个交易对手,对方也能知道他的劣迹,那么交易对手就会想办法去欺诈这个作弊者。米尔格罗姆把这称为“可转移的诚实声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